白政恺自信满满:打进世界前十 赢一场大满贯

白政恺自信满满:打进世界前十 赢一场大满贯
原标题:白政恺自信满满:打进世界前十 赢一场大满贯 白政恺最喜欢困难了,解决困难简直就是他的中间名。2019年在黄山举行的一场美巡中国赛,卧虎高尔夫俱乐部风大雨大,还夹着雷,四天的比赛到最后缩短成54洞。那是白政恺以职业球员身份参加的第四场比赛,但在职业赛场上初出茅庐的他,硬是连打了三个六字头,压过了美国球员大卫·柯歇尔——柯歇尔在今年赢了一场光辉国际巡回赛——成为那一年美巡中国赛第一个来自中国的冠军。那已经是当年的第八场比赛了。 两年后,在亨茨维尔的高光一周,身为光辉国际巡回赛新人的自己能够脱颖而出,白政恺总结说,“那一周的球场比较困难”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。 “球道比较窄,有点像国内的球场,”白政恺如此描述阿拉巴马州亨茨维尔郊外的悬崖球场,“而在光辉国际巡回赛上,大多数比赛的场地都是球道宽、果岭难度比较小。” 悬崖球场的球道总面积27英亩,长草区总面积50英亩——可能这样的球场,的确更适合在高难度锦标赛级球场中成长起来的中国球员吧。4月29日,亨茨维尔锦标赛的第一轮,白政恺以65杆开局,当日排名并列第三(第一轮处在并列领先位置的,是另一位中国球员袁也淳)。随后三天,他都没有打出过高于70杆的成绩。周日的比赛结束时,他以-12的总成绩,在最终领先榜上排在了并列第六位。 在光辉巡回赛上打了一年多,这不是白政恺的最好杆数——去年6月,他在犹他的四天比赛总共打了低于标准杆14杆——却是他第一次尝到前十的滋味。 一场比赛的前十,放到整个赛季——尤其是横跨两年的超级赛季——来看,的确算不得什么。亨茨维尔一役之后,白政恺在巡回赛积分榜上的排名,从第148位升到了第119位,离前25位的“毕业线”仍然相距甚远。但对一直心怀美巡梦的白政恺来说,这是光辉国际巡回赛给他的第一个肯定。 从2020年初的第一场比赛开始,白政恺的新人赛季,经历了连续八场不晋级,经历了四次打出负杆却仍然被晋级线拦下,但他的美巡梦,一直没有断过。 白政恺的美巡梦,是从12岁那年开始的。六七岁的时候,跟着爸爸一起去练习场,白政恺第一次见到了高尔夫。八岁,爸爸为他找了一位教练,小小白算是正式走上了高尔夫之路。到了12岁,爸爸觉得,“还是要到外面走走,毕竟美国的高尔夫最厉害,还是要向厉害的学习”。 于是白政恺来到了美国。在奥兰多一边读书,一边学球,时不时在大洋两岸参加一些青少年比赛——他和袁也淳、窦泽成这两位同在光辉国际巡回赛上奋斗的中国球员,从青少年时期开始,就一直是赛场上的战友。在袁也淳的推荐下,他拜师肖恩·弗利,教练团队中的霍尔特成为他的主要教练。 这六年多来,白政恺一直维持着和教练团队的日常沟通,他也一直没有搬离自己初来美国的落脚地:奥兰多。虽然对于巡回赛生活来说,一个航空交通更方便的枢纽城市会让自己更轻松、舒适一些。小白今年23岁,比起轻松和舒适,把时间精力花在提高自己上,可能更吸引他。 甚至,因疫情而停赛的几个月,他也没停下来过。没有比赛可打,但白政恺没有回国,也没有宅在家里,而是继续着自己日常的练习节奏。 “一周休息一天,在家待着看看电影,或者去钓鱼,”白政恺说,“我们这里的球场就没有停过,一直都是开放的。” 教练也没停下来。整个疫情期间,白政恺和教练一起,把自己的弱项狠狠练了一练。身高一米八三、体重83公斤的他,整个赛季的平均开球距离达到了314.5码,在光辉国际巡回赛排在第14位。但短杆和推杆,一直是他不那么跟得上整体节奏的部分——整体推杆统计排在第113位,救球则排在第155位。 “光辉国际巡回赛难,就难在短杆和推杆。”白政恺说。要在难度不算大的球场上疯狂抓鸟,果岭边和果岭上的表现是至关重要的,这也是为什么,在这一年多里的绝大多数时候,白政恺一直徘徊在比赛的晋级线上下。一旦球场难度增加,再遇上自己的推杆出色——就像亨茨维尔那一周——白政恺就能迅速地在领先榜前列抢到自己的位置。 不过,那只是为期一个星期的天时地利人和。要想最终走上美巡赛,实现自己儿时的梦想,白政恺还有不短的一段路要走。 路阻且长,白政恺清楚这一点。他过着在同龄人看来可能有些淡然无味的生活:训练、比赛,慢慢地在美巡赛的二级巡回赛上磨练着自己,偶有闲暇时看看电影综艺,钓钓鱼。他不追星,不看选秀,最近喜欢看的综艺是《向往的生活》。每到一个地方,胶己人白政恺会去当地超市买一罐茶叶——绿茶——然后走上练习场,准备迎接新一周的挑战。 他习惯了这样的生活。他知道自己儿时的梦想,终究有一天会从这样的生活里孕育,然后实现。 “打进世界前十,赢一场大满贯。”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